族群源起

賽德克族人的紋面必需在戰場、打獵時有英勇的表現,才能紋面,女子則需有姣好的面貌織布的本領才有資格紋面,女人嫁後此紋面能代表貞節,忠於丈夫的表示。

男性一向刺額紋與頤紋,女性則刺額紋與頰紋。又族中獵頭多次成功的男子及織布技術超群的女子,有特權在胸、手、足、額刺特定的花紋,為榮耀的表徵。所以只有臉上有刺紋的人,才能結婚、擁有後代;沒有刺紋的人,永遠被視為小孩,也會被譏笑。賽德克族人相信,藉由臉上的刺青,可以向族人們宣告自己是有用的人。

日本政府佔據台灣後,為接收山地各項資源,除派任正式警察外,其他入山工作的日人皆一律派任給以警察或義勇名義,故凡木匠、泥水匠、鐵匠、蓆匠等無不人人皆警,個個稱勇,因入山待遇高又可橫行霸道、巧取豪奪,故日本惡徒趨之若鶩。當時霧社大興土木,日軍利用山胞上馬赫坡砍伐森林,木材伐之殆盡,山禽野獸消失,族人們因天然資源的匱乏,導致生活愈來愈困苦。加上原住民積年累月的被壓迫剝削,強制勞役、遲發工錢,因此埋下了霧社事件的種子。

日本人不僅在霧社大興土木,並修建武德殿及霧社公學校,更命山胞前往高山砍伐木材運回霧社。山胞為了減少勞累,採用鐵索從山上滑曳到地面方式運輸,被日警發現後,大發雷霆,斥罵之虞,參加運輸木材的山胞均遭到鞭打,各個遍體鱗傷,血痕斑斑,其悽慘之情景令人慘不忍睹。

日本理蕃政策,視賽德克族人為野蠻民族,相當不尊重他們的人性尊嚴,在大日本帝國的民族主義強勢主導下,視他們為奴僕、野獸,隨時強行徵召勞役,而日警又將勞役工資占為己有,或是貪污抽頭,一再逼迫山胞強服勞役。 婚禮上的風波

西元1930年(民國十九年)十月七日,馬赫坡的山胞舉行婚宴時,日警吉村克己應邀前往觀禮,莫那魯道長子塔達歐莫那想跟日警吉村克己敬酒,當他拉著吉村的手時,吉村以「討厭那個 潔的筵席而加以拒絕,將被握住的手甩開」,並以警棍對塔達歐莫那毆打兩次,其他原住民憤而群起圍毆日警。吉村憤而離去,並揚言要懲處這些人。

莫那魯道因婚禮上的風波怕事情鬧大對山胞不利,便攜酒前往道歉,但吉村克己氣勢凌人不予接受,堅持要對此事件所有人進行嚴懲,莫那魯道誠心道歉未果,雙方不歡而散,埋下霧社事件的導火線。

日本理蕃當局為達政治統治與掠奪山地資源目的,派遣大批日本警備隊員及理蕃警察進入山區駐紮,日警不擇手段摧殘賽德克族婦女,時有玩弄感情與姦淫擄掠情事發生,日本據台初期,為統治山地社會,取得政權,制定和親政策,鼓勵所謂「蕃通」,與山地部落頭目公主通婚;然而這些警察在日本國內已有家庭,這些原住民妻子不僅得不到法律的承認。莫那魯道的妹妹吉娃斯魯道嫁給日本警察近籐儀三郎,後來近籐被調往花蓮,最後竟然失蹤,吉娃斯魯道只好再回到霧社,而賽德克族社會又對貞潔觀念非常重視,莫那魯道因此對日警愈發仇恨。

經過一連串不平等的待遇後,莫那魯道深知該是抵抗日軍暴行的時候了,莫那魯道集結賽德克霧社群(即德奇達雅群)之馬赫坡、荷歌、波亞倫、斯庫、羅多夫、塔羅灣等6部落之山地青年密謀起義,對於日本軍閥欺壓、奴役山胞,慘無人道的暴行,在場青年無不悲憤激昂,誓願犧牲生命奮勇殺敵,計畫趁霧社公學校舉行運動會時起義其中出身荷歌社從小接受日本教育的花崗一郎、花崗二郎,雖然擔任日方巡查和警守,但兩人均有參與霧社事件策劃,並提供莫那魯道反抗日軍的武器。

西元1930年十月二十七日晨,能高「郡守」小笠敬太郎主持開幕典禮,臺中「州警務部」派理蕃顧問-菅野正衛和郡內其他部門的日本人都前來觀禮,當升旗典禮開始,運動場上的人全體鴉雀無聲,此時,預先埋伏在操場內外的起義山胞,大舉進攻,理蕃顧問-菅野正衛立刻人頭落地,隨後運動場內一百三十四名日人全部被殲滅,這一戰,對於長期欺壓山胞的日本軍閥,無疑是一大打擊。

霧社事件爆發後,震驚全台灣。日「總督府」立即調派台中、花蓮、新竹等地之「警察隊」,日軍部也調派台中、花蓮之步兵各一中隊及砲兵一小隊,軍警聯合分兩路進攻霧社;一路經由埔里直攻霧社之正面,另一路由花蓮經合歡山進攻霧社之背面。 經過三畫夜的激戰,莫那魯道退守馬赫坡,日軍進攻也陷入膠著。隨後日軍以機槍隊和野砲隊增援,仍攻不下馬赫坡。日人不顧國際公約,以瓦斯彈對付賽德克族人,許多族人紛紛向日軍投降,但也有許多族人寧可上吊自殺。

西元1930年十月三十日,馬赫坡的婦女們為了避免耗掉有限的糧食,也為了讓自己的丈夫無後顧之憂,集體帶著幼兒一起上吊自縊。

莫那魯道之子,在父親死後,仍繼續死守不肯投降。在以蕃制蕃的策略下,日軍克服了山胞的游擊戰略,賽德克族人面對手持槍炮不斷增加的日軍,根本沒有招架之力,最終被攻破馬赫坡防線,直搗賽德克族人基地,起義宣告失敗。此役日人出動飛機、大砲、精銳武器,及1306名警察部隊、1303名軍隊、1563名官役人伕,軍警共戰死28名、受傷26名;協助日軍的原住民戰死22名、受傷19名。在進行了為期四十餘日的圍剿討伐戰役後,始將事件剿平。

莫那魯道之子,在父親死後,仍繼續死守不肯投降。在以蕃制蕃的策略下,日軍克服了山胞的游擊戰略,賽德克族人面對手持槍炮不斷增加的日軍,根本沒有招架之力,最終被攻破馬赫坡防線,直搗賽德克族人基地,起義宣告失敗。此役日人出動飛機、大砲、精銳武器,及1306名警察部隊、1303名軍隊、1563名官役人伕,軍警共戰死28名、受傷26名;協助日軍的原住民戰死22名、受傷19名。在進行了為期四十餘日的圍剿討伐戰役後,始將事件剿平。